徐青君:开国元勋后代竟代人受杖为生

余怀作为明末清初的大文人,说他著作等身当不为过,不过此君并不是个如顾炎武,王夫之一般的认真做学问之人,他题材广泛,随意性很强,三教九流都入眼底,坊间杂事皆成文章,其中的一部《板桥杂记》,不仅为我们记述了如秦淮八艳这样,既香艳又激励的故事,也讲述了其它一些鲜为人知人物和事件,他在为我们提供了研究晚明那段历史重要参考资料的同时,也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广阔的民俗画卷。

在这本书中,他讲述了一个人,从大富大贵到穷途末路的过程,虽然只有区区四百余字,但却是反映了在那个时代背景下,这类人曾经辉煌,后来凄凉的生存现状,这个人作为这一群体的代表人物,着实让人感叹不已。他叫徐青君。

对一般人来说,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陌生了,不仅读正史的不熟悉,看野史的也眼生。因为正史无载,野史无籍,除了余怀在《板桥杂记》中的记述外,几无踪影,当然,他家族的族谱上肯定是有他一席之地的。


大家虽然对他是一无所知,但是如那阿Q一样,“老子祖上比你可阔多了”,还真是,对大明一朝来说,他的祖上那可是大名鼎鼎,说起来吓你一跳,乃是大明开国第一功臣徐达。

徐达就不用多介绍了,朱元璋评价他“破虏平蛮,功贯古今第一人;出将入相,才兼文武世无双”。他位列开国功臣之首,还专门为他建了豪华的府邸和大功坊。徐达死后又被追封为中山王,配享太庙。

徐家二世三公,三个女儿俱同朱元璋的儿子结为亲家,长女嫁与燕王朱棣,即为后来的明成祖皇后,可见徐家地位之显赫。

大明王朝虽然在开初朱元璋时对功臣行杀戮之能事,但后来对那些残存的有功之臣还算不错,这徐达怎么说也算善终吧,尽管有人说是朱元璋害死的,但徐家还是世受国恩,待遇很是不错,他们一代一代地延续祖上的荫福,享受荣华富贵,直到大明灭亡。


徐青君是徐达长子,魏国公徐辉祖这一支的,这爵位是世袭的,到了明末,这魏国公的爵位由徐弘基继承,他有个亲弟弟,便是这徐青君了,你说他的出身高贵不高贵。

这徐君青是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,他“家赀钜万,性华侈,自奉甚丰,广蓄姬妾”,仗着家有巨资,生活过得是相当地奢侈,他风流潇洒,轻裘宝马、鲜婢美妾,奢华无度。并斥巨资在徐达大功坊旁边建了豪华的院园,里面有奇花异石,亭台楼阁。每到夏天的时候,徐青君就要在院子里大宴宾客,请来秦淮名妓给客人们侑酒,“木瓜、佛手,堆积如山;茉莉、珠兰,芳香似雪”,他则“披鹤氅、着纶巾,真神仙中人也”。

可惜,“王孙不知愁滋味,一朝沦为阶下客。”好景不长,随着清人南下,进逼南京,他哥哥魏国公同那钱谦益一众开门迎降,徐青君的家产也惨遭籍没,那些成天莺莺燕燕围着他的姬妾们都作了鸟兽散;而围绕他身边的文人名士也各寻出路去了,清客门人一哄而散,侍女家佣离他而去,可怜的他一个人,孤苦零丁,形单影只的好不凄惨。

饭总是要吃的,可到了这个时候,那些往日的温情早已换作冷脸,友谊的小船是说翻就翻。这时,他早已没了威风,没了尊严,也没了利用的价值,再也没一个人愿意施舍给他一餐饭了,于是只能“一身孑然,与佣、丐为伍。”


怎么说也得找份工作吧,想了半天,几经努力,他终于找到了一份适合他的工作,代人受仗。也就是替人挨板子,可能这徐青君对他屁屁的结实程度充满着自信吧。

也许有人觉得这很奇葩吧,但这在当年可以算个正当职业,这类代人挨板子的事相当普遍,许多大户到了要挨板子时,都会找代人挨打的专业户。这当然要买通衙役才能办得到。只要过了衙役这关,受的罪倒也可以忍受。

俞平伯的曾祖父,著名学者俞樾曾记载过一件事:一位新任的年轻县官表面上一本正经,但却有一嗜好,专爱打妓女屁股,并且都要将她们剥光裤子。妓女们感到很羞耻,想交罚金免除,县官不答应。最后妓女们找到一位丈夫病亡后流落异乡的县尉太太,以每一下一千钱的代价请她代挨屁股,又出钱买通衙役打得很轻,每次打妓女时都由她代替。那位县官根本不管挨打的是否真是妓女,也不问打得轻重,只要经常看得到女人白花花的屁股被打就开心。结果倒成全了这县尉太太,她积下了二百两银子,得以将丈夫归葬家乡。


徐青君找到这份不错的工作后,倒也能混个不得饿死的程度了,你可别以为他只会呤风诵月,他数学也很不错。有一次与人按挨打的数目议定好价格,谁知被打了一倍以上还没有打完。他数着数着,发现不对,当即大怒,数目不对嘛。再打就不是这个价了。继而他又疯了样,咆哮公堂。因为他突然发现,打他的地方,正是原来他家中的客厅。。

当时打他的江宁道林天擎是个好官,问明情况后对他是充满了同情,不但“怜而释之”还“厚赠遣之”,继而还帮他把被没收的府邸在“落实政策”后还给了他,于是,他又头顶一片青天了,因为,靠卖这园子的景致也够他活一辈子的了。书载:徐青君靠“卖花石、货柱础以自活”。不然,光靠这自食其“臀”终究也不得长久吧。

徐青君的所作所为自是被人所不耻,更是看不惯他后来靠卖院中的财产度日,写过《圆圆曲》的吴梅村就作诗骂他:“生世苟如此,不如死道旁。惜哉裸体辱,仍在功臣坊。”

由徐青君我想起了贾宝玉,他俩有相似之处,当“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时,贾宝玉是出家了,当然,这后面是高鹗补写的,如果是曹雪芹写,贾宝玉的结局是如何一番光景还真不好想象。 

难怪张爱玲说人生三大恨事:“鲥鱼多刺,海棠无香,红楼未完”。鱼多刺我是不怕,多吐几回就是;花无香更是于我无损,不影响我欣赏;倒是这红楼未完,却真真地是件憾事,贾宝玉如果当不成和尚出不了家,是不是也会如这徐青君一样的呢?可能不会吧,这宝二爷也许是宁肯饿死,也再做不出这等事来吧。不过,想象归想象,人饿极了,什么事都会去做的,只要不犯法,是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